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
融媒工作室出品

建议在wifi环境下浏览

今天下午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记者会上,上任22天的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回应了关于股市的诸多尖锐问题。这也是他作为第八任中国证监会主席的首秀。

 
  刘士余幽默开场

上任22天的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一落座,就以自己的“口音”问题幽默开场。“3月8日,有一则新闻说,新任证监会主席建议大家买股票,我仔细回想了当天在香港团的发言。原话是,作为证监会主席,我不能建议大家买股票,我更不能建议大家卖股票。”刘士余说,估计是他的乡音影响了大家的理解,今天他会准确地发音。

他还表示,原来奉行少说多做,但资本市场要求公开公正,该说还是要说。

 
  注册制是必须搞的

先说注册制,这是党中央、国务院关于中国资本市场长期健康发展顶层设计下的一个重大任务。这里明确回答大家,注册制是必须搞的。但是,至于怎么搞,要好好研究。同时,注册制改革需要一个相当完善的法制环境。注册制是不可以单兵突进的。强调一点,无论是核准制还是注册制,我们都必须实时秉承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的真诚理念,对发行人披露内容进行严格的真实性审查,这一点即使将来实行注册制了,不但不能放松,而且必须加强。

 
  山有多高,谷有多深,泡沫怎么吹起来的,总得挤出去

去年中国的A股确实经历了一场罕见的异常波动。我到任以后对这件事也做了专门的了解和分析,为了节省时间,我列一下数据。

2014年7月份之前,中国的股市大体经历了7年之久的熊市。从2014年7月份开始,中国股市先是恢复性回升,后又出现过快过高的上涨,到2015年6月12日,上证综指、深圳成指、创业板指数涨幅分别达到152%、146%、178%,随之而来的就是过快过急的下跌。俗话说,山有多高,谷有多深,泡沫怎么吹起来的,就会怎么破灭。2015年6月15日到7月8日,一共17个交易日,上证综指大幅下跌32%,造成市场较大面积的恐慌,股票市场的流动性几尽枯竭,形势危急,非比寻常。当时我作为农行的董事长,感觉全社会好像都在关注、都在焦虑,股指下行的势头对当时的金融市场的影响就好比一辆重载的油罐车,不管它拉的是煤油还是柴油,在下坡路上刹车失灵了,轻则车毁人亡,重则引发森林火灾、破坏文物、伤及无辜,这叫多重性风险。

 
  国家果断出手稳定了市场

全社会关注、全社会焦虑,我也关注,我当时也焦虑,为什么?我在关注农行的股价,农行的股价涉及到两个方面,一个是投资,我对我的股东要有回报,农行是大盘权重股,它一跌影响股指,证监会就得问责我。我还担心我的客户,也担心我的资产质量。大家都知道我比较长时间从事民生金融工作,深知老百姓挣钱不容易,在市场流动性枯竭、大面积恐慌的情况下,不果断出手还得了?!那必然会引发更大规模的恐慌,引发系统性的金融风险。

果断出手对市场失灵的状况进行紧急修复之后,结果证明此举稳定了市场,为修复市场、建设市场、发展市场赢得了时间。

当时对该不该出手、何时出手、谁来出手、怎么出手这些关键问题都有不同意见。因为每个人拥有的信息量不一样,他对这件事作出的判断只和他拥有的信息对称,大家说的无非是这几个方面:该不该、何时出、怎么出、谁来出。我想,这些意见都是对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建设性的意见,此后的实践证明了大家的意见虽然有分歧,但是越来越趋同。

观点收敛在什么方面呢?我体会,收敛在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必须坚持市场化、法制化这一根本方向上。既然是根本方向,就不能动摇。同时,资本的本能是逐利的,资本市场的灵魂在于竞争,竞争就必然有美丽和残酷两种格局,“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作为资本市场的参与者,都必须以平常的心态面对这种现实。政府的职能不能动摇,就是维护资本市场的公开、公平、公正,离开“三公”原则就谈不上对消费者权益的保护,谈不上对中小投资者权益的保护。只有保护好中小投资者的权益,才能促进中国资本市场稳健发展。

今后,当陷入市场完全失灵、连续失灵的情景时,仍然应当果断出手,这符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的目标,或者说符合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在国际上任何一个资本市场大体都有这样的案例。凡是股市异常波动,原因都是多方面的,其中中国资本市场不成熟是一个重要原因,包括不完备的交易制度、不完善的市场体系、不成熟的交易者、不适应的监管制度。对此,中国证监会必须深刻吸取教训,举一反三,加快改革,转换职能,全面依法加强监管,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

 
  谈中证金退出为时尚早

救市这个词不怎么规范,到现在我都没用救市这个词,因为政府和学术界一般不用救市这个词,我们叫稳定。有些措施是特殊时期的特殊措施,特别是一些非常规的机制性措施,在市场已经完全进入自我修复和自我发展状态之后已经解除或者正在退出。至于大家关心的中证金的退出,坦率讲,我还没有考虑这事,未来的较长时间内,谈中证金退出为时尚早。

 
  未来几年我国也不具备推行熔断机制的条件

在谈及仅执行了4天的熔断机制时,刘士余坦言,制度推出后客观上造成了助跌的效果,政策的初衷与效果背离,对证监会来说是有教训的。熔断机制的教训在于对中国资本市场的主体结构考虑不够。他进一步解释说,可以预见,未来几年,我国资本市场中小投资者占绝对主体的结构不会改变,所以,未来几年也不具备推行熔断机制的条件。

(来源: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新华网 编辑/唐玉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