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
融媒工作室出品

建议在wifi环境下浏览

3月9日,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举行记者会,全国政协委员刘长铭、李卫红、黄洁夫、范小建、李卫红围绕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点任务,就特困人群精准帮扶、提高教育质量、促进就业创业和建立更加公平可持续的社会保障制度、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等问题答问。

 
  教育问题

全国政协常委、民盟中央常委、北京市第四中学校长刘长铭:

我不会买天价学区房

我会选择把更多的精力、包括家庭的财力,放在改善家庭教育的品质和质量上。这包括带孩子做各种活动、开拓他的兴趣、保护他的兴趣,比如带孩子去远足,做一些户外体育运动,培养孩子的意志等。

集40年之经验,我可以非常负责任地跟大家说,家庭是孩子的第一所学校,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所以我们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如何改进家庭教育上。

乡村教育不是城市升学教育的一种简单移植

留守儿童的教育和乡村教育的问题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留守儿童是我们国家发展过程中形成的一个特殊群体。

乡村学校不能是城镇学校的那种模式的复制,乡村的教育也不是城市升学教育的一种简单移植。

农村的孩子、留守儿童,我把他们看成是人力资源有待开发的“富矿”,他们有着无限的潜能,他们有着无限的发展可能,所以我们要高度关注。我们要把共享发展的理念体现在乡村儿童教育这个问题上。

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教育部原副部长、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原主任李卫红:

乡村教育强,中国教育才能强

在中国的教改中,乡村教育占很大一块,而支撑乡村教育最重要、最关键的力量,就是乡村教师。

我国有330万乡村教师,约占整个义务教育阶段教师总数将近四比一。

乡村教师面临的四方面问题,例如教师的来源问题、待遇问题、培训问题,以及职称评审问题。在支持力度上要采取超常规办法,给予更大更必要的倾斜政策;发挥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中央财政更多是在指导示范方面,地方应该是落实乡村教师支持计划的主体。

为残疾儿童教育提供必要的财政经费保障

在解决残疾儿童的上学问题上,(各地)发展并不平衡。残疾儿童要上学,所要提供的条件、校舍、教具、老师等都不同其他普通小孩,由于办学条件的限制、办学规模有限,因此这些问题我们还要高度重视。一要建立起保障残疾儿童上学的必要教学条件,教育体系要建立起来。二要提供为残疾儿童教育必要的财政经费保障体系。

 
  医疗问题

全国政协常委、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

挂号费炒到8000块也进不了医生口袋

我国医疗资源结构性矛盾严重错配,都集中在大医院,基层医院却没人去看病。

有一位神经外科医生,他的“号”曾被黄牛炒到8000块钱,他自己不仅不知道,而且也一分钱拿不到。这就造成了一个结果,从医生的角度来说,他们一天要看60到100个病人,很辛苦,而从患者的角度来说,他们花了几千块钱看病,却只看了几分钟就“被打发了”,离开的时候,带着的情绪自然不是感谢,而是满脸怒气,而且这些气基本都撒到了医生头上。

医生感到很委屈,也很心疼。

我女儿带孩子去看病 4小时挂不上号哭了

女儿曾带着孩子到北京一家儿童医院看病,但花了四个小时,还没有挂上号。后来,女儿急得都哭了,说:“老百姓看病真是难啊!”

想要从根本上解决挂号难等问题,必须要靠推动医改,构建一个和谐、公平、竞争性的医疗卫生服务环境。

公立医院改革严重滞后是“看病贵”的症结

我国自2009年启动医改以来,医药卫生总支出不断增加,2009年是1.7万亿,2015年是4.2万亿,6年增加了两倍。国家还是真正掏出不少钱,但为什么出现效果不好?就是医疗卫生服务体制的问题。

我国制定的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从根本上还没有完成,特别是医院的公立医院的改革严重滞后。当前,我国花了大量钱,在很大程度上被医院服务中间的虚高商品消化掉了,老百姓从口袋里掏出来的钱,从比例上下降30%,但是实际数字反而增加了,这就造成了“看病贵”。

从一名医生的角度,开出一张“药方”——只有把医药卫生事业发展了,这个问题才能得到根本性的解决。

 
  扶贫问题

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国务院扶贫办原主任范小建:

低保的标准目前低于国家的扶贫标准

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的目标的含义是什么呢?就是到2020年要实现扶贫对象不愁吃、不愁穿,义务教育和基本医疗有保障的同时,贫困人口年均可支配收入的水平要达到或者超过2300块钱的水平。这2300块钱是指2010年的不变价,如果按照物价指数来调整,到2015年底,应该在2855块钱的水平,也就是说一天接近8块钱。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个目标又是一个比较低的目标,它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指标体系当中的一个底线性目标。

中央在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当中提出了几个“一批”等一系列解决问题的措施和途径,包括产业扶贫、移民搬迁、转移就业、教育扶贫、健康扶贫、生态扶贫等等,这些措施大多数是从提高贫困人口的发展能力角度考虑的。

城市低保人口大体有2000多万

中国对城市贫困人口还没有单独的界定标准,但是城市低保是有标准的,目前城市低保人口的规模大体上是2000多万。

造成城市贫困人口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因病致贫或者因病返贫,二是因残致贫或者返贫。

政府对解决这两方面问题有相应的举措。在医保方面,对于困难群体和家庭收入低的群体,有专门性的保障措施。最近国务院刚刚发布了文件,对于困难残疾人群体和重度残疾人群体都有补贴,这些有助于解决城市贫困人群的问题。

扶贫依然是新疆“十三五”的硬骨头

刚刚过去的“十二五”,新疆的贫困发生率从32%下降到15%,这“应该表示祝贺”。但新疆在全国仍然是贫困发生率较高或者最高的省区。另外,新疆有一些特殊类型的贫困,比如说南疆地区、边境地区、高寒地区,这些既是新疆的硬骨头,也是全国的硬骨头。在“十三五”脱贫攻坚过程中,对于这些特殊类型的贫困地区,一定要咬住不放,攻坚的难度确实是很大的。

脱贫攻坚 啃硬骨头 对深度贫困咬住不放

这一轮脱贫攻坚的最大特点就是啃硬骨头,所以对于深度贫困一定要咬住不放。

“硬”在哪里?第一是贫困程度深,即贫困人口的收入水平与全国平均收入水平之间的差距更大。第二,长期贫困所占的比重大,即一般人们常说的贫困代际传递。第三,特殊类型多,例如生态型的贫困、社会发育型的贫困、边境扶贫、地方病的高发区,这些都是特殊类型的贫困,都需要加大投入。

 
  社保问题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保险学会会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原副部长胡晓义:

为何养老金涨幅首次低于10%

过去几年都是10%的调整,今年是6.5%左右。为什么会这样?

第一,经济发展水平去年是6.9%;第二,财政的支付能力,去年全国一般性预算收入增长5.8%,中央一般性公共预算收入增长7%,都比以前年度增幅要低。第三,物价水平。去年城镇居民物价水平是1.4%,应该是比较温和的。第四,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幅,去年是7.4%。最后,是社保基金,即养老基金本身的承受能力。

这些因素集合起来,做一个调整待遇的方案,取6.5%左右还是恰当的。当然不是说每个人都增长6.5%,预算报告里讲到,还是要对企业职工特别是待遇偏低的和艰苦边远的企业退休人员要适当倾斜。

编辑/胡婷 整理自新华网

图表来源于凤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