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
融媒工作室出品

建议在wifi环境下浏览

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今天下午在山西团开放日中列举腐败案例说,一副市长受贿金额超过9个贫困县的财政收入。

 
  17个月处分31164人

王儒林透露,2014年9月~2015年1月,在这17个月里,我们全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立案28668起,处分31164人。其中结案处理和正在立案查处的厅局级干部129人,移送司法机关34人。结案处理和正在立案查处的县处级干部1565人,移送司法机关的157人。

 
  上面九级风浪、下面纹丝不动、中间波澜不惊

王儒林说,我们在调研当中也发现,曾一度存在着“上面九级风浪、下面纹丝不动、中间波澜不惊”的问题。实际上,这是反腐败力度逐级递减。我们采取了牵牛鼻子的办法,对各级党委纪委压实两个责任,特别是对不履行两个责任的严肃问责。

去年全省对落实两个责任不力的1520人进行了追责,其中836人受到了党纪、政纪的处分。

 
  全省查处农村干部15612人

他还表示,全省查处农村干部15612人,其中村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8653人次。反腐败零距离,直接地惠及了人民群众。去年中纪委收到我们山西省的信访举报量明显下降。我们比全国的平均增幅低34.1%,其中重复举报下降了57.3%。

 
  山西贪官相:副市长受贿超9县财力 金融蛀虫只喝韩国空运奶

王儒林表示,山西经济下行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腐败是严重破坏经济健康发展的毒瘤。“我可以举不同类型的事例来说明腐败对山西经济是怎样发挥破坏作用的。”

“比如,去年我们查处的一个省金融机构党委书记、董事长在给企业贷款的时候,要求企业除正常付息之外,还要以2%的顾问费的形式支付给他控制的公司。这位董事长还以银行的名义发起成立了基金会和飞行俱乐部,挪用基金会和俱乐部的资金到自己的公司使用,非法获利。这位董事长还组织了12家企业各出资3420万元,花了三亿九千万,从国外购买公务机,方便自己使用。这位董事长生活很奢靡,长期饮用从韩国空运的牛奶。”

王儒林还介绍:“我们还查处了一个副市长。他在北京看上了一套1420万元的别墅,让老板专程来北京给他付款。在海南游玩的时候,看中了一套海南的房产,就让在海南陪同游玩的老板,当场出钱买下来。还有几户企业,投资兴办煤矿,原来计划两年半建成,这位副市长找他要干股钱。企业老板拖着没给,副市长百般刁难,结果8年都没有建成。老板一看没有希望了,无奈想把在建煤矿转出去。副市长说,‘你不给干股钱,你想干干不成,你想转也转不出去。’结果,老板给了上亿元,才把煤矿转了出去。”

王儒林表示:“山西119个县市区,去年财政收入最少的是3300万,排在后9位的9个县都是贫困县,它们的财政收入加在一起6.07亿。这位副市长贪腐的金额,现在查实的是6.44亿,超过了9个贫困县去年一年的财政收入。”

 
  空缺300省管干部 王儒林:我们先清理门户

王儒林介绍:“去年由于各种原因,我们省管干部确实空缺300多人。省委面对这个问题,没有急于选人用人,而是从清理两支队伍着手,整治用人腐败和用人的不正之风。”

王儒林进一步解释,这两支队伍,一支是组织,一支是纪检干部队伍。在中纪委和中组部的总体安排下,结合山西的实际情况,先清理门户,解决打铁首先自身硬的问题。去年全省组织系统排查处理的问题干部300多人,全省纪检系统排查处理的干部有500多人。

到现在省委讨论任免干部828人次,其中提拔266人。到现在没有发现说情、打招呼、讨官要官买官卖官的,可以说风清气正。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李晨赫 章正 摄影/章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