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版banner.jpg 


作者 辛酉生


 

  在埃及旅行的最后一天、最后一个下午、最后一个目的地,是埃及国家博物馆。在埃及旅行,几乎每到一处都会被古老文明感动,而博物馆带来的感动可称为震撼。


  开罗交通之拥堵,让我这个来自北京的人都快受不了了。但当看到博物馆时,被拥堵混乱搞坏的心情一下沉静了,四周嘈杂人声也似乎被这座砖红色的欧式建筑过滤掉。


  19世纪中叶,在法国考古学家马里埃特的提议下,埃及国家博物馆建馆,博物馆几经搬迁,1902年挪到现在的位置。创始人马里埃特铜像就立在博物馆出口处,铜像下是他安眠之地,他与他所开创的事业同在。

全文共2339字,阅读更多请扫码付费。

首次阅读每篇1元,重复阅读不再收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