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村来了95后村医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刘昶荣

编者按

乡村医生是村民们的健康守门人。为了保障这支队伍的“战斗力”,为其不断注入活力,国家通过政策调整,吸引了众多年轻人成为乡村医生。这些刚毕业的年轻人,他们在条件艰苦的偏远山村,克服工作中的困难,为建设健康中国贡献自己的光和热。

汽车在曲折的山路上颠簸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达伍业新工作的地方——湖北省宜昌市五峰土家族自治县楠木河村村卫生室。这条山路阻碍了现代文明向这个村子的快速渗透。楠木河村是湖北省的省级深度贫困村,大部分城镇年轻人熟悉的日常,在这里几乎都没有。

楠木河村基本看不到年轻人,留在村子里的老年人比较多。

22岁的伍业新是村里唯一的村医,言谈举止间还带着些许未褪去的学生气。新盖好的村卫生室宽敞明亮,有专门的中药房、档案室、接诊室、等候大厅,还有她的宿舍。与村卫生室相比,村里的其他房子显得有些老旧而昏暗。

由于交通不便,伍业新有时一个月也不出村。

伍业新是村里唯一的村医,新盖好的村卫生室宽敞明亮,有专门的中药房、档案室、接诊室、等候大厅,还有她的宿舍,村里的其他房子则显得老旧而昏暗。由于交通不便,伍业新有时一个月也不出村。

伍业新从三峡职业技术学院临床医学专业毕业后,取得了乡村医生证,今年1月到楠木河村当了村医。之前,楠木河村有一名70多岁的老村医,原本应该由老带新开展工作,可是这位老村医临时因故离岗,伍业新只好一个人摸索着开展工作。

为了不让远道而来的村民吃“闭门羹”,她尽量每天都在岗

楠木河村共有贫困人口617人,其中121位高血压患者,21位糖尿病患者,6位精神障碍患者,6位孕产妇,这都是伍业新需要重点关注的人群。除此之外,她还要为村里的每一位村民建立健康电子档案(包括个人基本信息、既往病史和家族疾病史)。老村医不会用电脑,原来在纸上登记的信息,需要伍业新一一录入电脑。

伍业新已经忘了自己的电脑坏了几个月,她觉得在村里工作之后,时间观念在慢慢淡化。村民们随时来看病、买药、测血压、测血糖。为了不让那些可能步行了几个小时来到村卫生室的村民吃“闭门羹”,她尽量每天都在岗。

电脑无法登录录入村民健康信息的内网,这导致伍业新的所有工作都无法录入系统。为了修好电脑,她专门去17公里外的镇上找了修电脑的人,但楠木河村太偏远,没有人愿意上门维修。

后来,伍业新又找了上级医院,远程维修了一个小时,也还是没有修好。由于月底要考核村医工作情况,伍业新只能带着资料去找邻村村医借电脑录入信息,而且她要挑下雨天,村民一般不出门来找她“看病”的日子搭车去。

曾经后悔自己的选择

2019年,五峰县定向委培的村医已经到岗74位,其中有11位村医一个人在村卫生室工作,而伍业新所在的这个村是比较偏远的一个。

伍业新大学期间,在五峰县人民医院进行了为期一年的实习,之后又在五峰镇第二医院——也就是楠木河村卫生室的上级医院进行了半年的培训,提前了解了村医的相关工作。但即便如此,来到村卫生室,要一个人完成分属不同科室医生的工作,也让她乱了手脚。

高血压、糖尿病是村里常见的慢性病,伍业新需要每个季度对每一位患者进行一次随访,如果随访过程中发现了血压和血糖异常,要接下来每周再随访一次。五峰县位于湖北省西南部,而楠木河村则是五峰县的“困难户”。

伍业新说,这些老年人腿脚都不太方便,坐车又会晕车,所以她会上门给这些老年人测血压、血糖,做体检。山多路远,有些村户搭车都无法到达,她只能走着去。伍业新基本上每天可以走访两三户,而全村有近300户村民需要她一一随访。

伍业新到村民家里测血压

高中毕业的时候,伍业新的父亲去世了。为了减轻妈妈的负担,4年前,伍业新报名了宜昌市在全市实施的定向委托培养村医计划。3年读书期间,该计划为她每年补助1万元生活费和学费。毕业之后,伍业新需要当满5年乡村医生。

没想到村医的工作并不轻松。

伍业新是楠木河村村民,只是她从小学就在外求学,所以对村里的大部分人并不熟悉。当上村医后,她得和村里几百位村民重新建立联系,还要独自摸索全新的工作。生活上的孤单和工作上的困难,让伍业新曾一度后悔自己的选择。

离开还是留下

楠木河村有约1000名村民,每位村民每年有22元的公共卫生补贴,这是伍业新目前主要的收入(按照当地政策,伍业新为村民提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的工作一年可以获得2.2万元的收入——记者注),同时,如果她给村民看病,国家还会为她每人次的诊疗服务提供7元的补贴,此外还有其他补贴。今年1月~11月,她的月均问诊量大约10人次,如果年末通过考核,伍业新可以再领到约1.5万元。

今年村医的考核还未结束,伍业新目前拿到手的工资总共有六七千元,她用其中近一半的钱买了一辆摩托车——方便上门随访。今后,如果想不断精进自己的专业水平,伍业新可以参加五峰县卫生健康局所属事业单位招聘考试,通过考试,她的工资收入基本上可以翻一番,同时有“五险一金”的保障。

现在,伍业新定期参加五峰镇第二医院为村医办的临床技能培训。据了解,五峰县一共培养了97位像伍业新这样的“大学生村医”,目前,已经有19人考取了编制,伍业新的同班同学杨海燕就是其中之一。

伍业新很羡慕杨海燕。杨海燕现在在五峰县长乐坪镇百年关村当村医,69岁的村医裴光鑫带着她工作。杨海燕刚来的时候,裴光鑫带着她挨家挨户介绍,所以杨海燕开展工作比伍业新顺利一些。

杨海燕说,伍业新一个人在村卫生室工作困难确实比较多,如果去村民家里随访,村卫生室就得先关门,等到她随访归来再接待患者,留给她自己学习的时间所剩无几。今年9月的执业医师助理资格证考试,伍业新没有通过,编制考试她也没有参加。

今年7月,杨海燕考取了长乐坪镇卫生院的编制,两个月后又考取了执业医师助理资格证。杨海燕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她今后还想考执业医师资格证,再往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的道路上努力。

裴光鑫在百年关村当了49年村医,他曾经带过不少像杨海燕这样的“徒弟”,但是“徒弟”们没有一个留下来,有的去其他村开办村卫生室、有的去长乐坪镇卫生院当了医生、有的放弃医生这一行,去外面打工。裴光鑫说,村里不能没有村医。眼看自己就要干不动了,可是接班人还没有培养起来。

今年,杨海燕的到来让裴光鑫看到了希望,但是随着杨海燕考进编制、拿到执业医师助理资格证,裴光鑫说,估计小杨过一两年也要走。

医生的成就感没有缺席

根据宜昌市的规定,参加定向委培的村医如果违反相关协议,不仅要退还资助的生活费和学费,承担违约金,还要记入专业技术人员诚信档案,今后,在宜昌市也无法做医生。

伍业新说,后来想明白了,其实自己除了当一名村医,其他的工作可能也不合适。从最初的“合同”约束,到现在自己“真的想明白了”,曾经打过退堂鼓的伍业新和村民们慢慢建立起了信任。

弯腰干活儿是村民们的日常生活,因此村民中腰肌劳损很常见。常常会有腰疼的村民来找伍业新看病。伍业新本来很怕给村民看病,担心治出问题。刚当村医的时候,一位腰疼的村民来看病,伍业新试着给他治了一下,没想到没过几天,村民的腰疼好了。村民专门到村卫生室告诉伍业新这个好消息,又推荐了其他人来看病。

回忆起这段经历,腼腆的伍业新忍不住开心起来:“当时我真的太有成就感了。自己把村民的病治好,这样的感觉真好。”

为村民缓解病痛的成就感是直接而具体的,但伍业新更多的工作是预防村民生病,这些工作的成效也许要在更长的一段时间里才能显现出效果。

11月5日,伍业新在村委会统一为村里的高血压患者发放了降压药,这是当地政府为深度贫困村免费发放的药物。伍业新还记得,当天村里能走动的高血压患者基本上都来了。发完药,伍业新讲解了控制血压的注意事项,并告诉村民接下来她要跟踪随访他们的血压情况。

82岁的郑国忠此前血压是168/101毫米汞柱,由于腿脚不便,当天,儿媳妇替他领了药。11月14日,伍业新到郑国忠家里进行随访,血压测量结果是120/70毫米汞柱。伍业新告诉郑国忠,只要血压控制良好,发生严重中风、心肌梗死、肾功能衰竭等并发症的风险会大大降低。


伍业新在纸上记录的村里的健康数据,其中有郑国忠之前的血压记录。

乡村医生是农村居民的健康守门人。国家卫健委新闻发言人、宣传司司长宋树立在今年7月9日召开的新闻通气会上曾表示:“基层的医疗卫生工作,特别是贫困地区的基层工作难不难?肯定难。不难不叫攻坚战,不难不用解决突出问题。是不是无解?不是。”

今年,国家卫健委会同有关部门制定印发了《解决贫困人口基本医疗有保障突出问题工作方案》。文件提出,鼓励各地继续开展面向村卫生室的免费医学生培养,力争到2019年年底前,全面消除乡村医疗卫生机构和人员“空白点”。

出品人: 张坤

总策划: 姜蕾

策划: 诗童 程璨

编辑: 姜蕾 齐征

记者: 刘昶荣

摄影: 刘昶荣

采访: 刘昶荣

剪辑: 诗童

互动设计: 诗童 程璨

美术设计: 程璨 张玉佳

技术: 陈明

宣传: 齐征 诗童

鸣谢单位 五峰土家族自治县卫生健康局

中青文化融媒工作室 沉浸式体验新闻项目组 出品